一切都好(Aal izz well)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三个傻瓜》了,每次观看还是那么热血沸腾。
《三傻大闹宝莱坞》这个翻译,让很多大陆人错过了对这部影片的观看。《Three
Idiot》在印度首映的一周中,成为印度最卖座的电影,也成为宝莱坞最卖座电影。作为第一个将在YOUTUBE上播出的电影,本片获得了6项包括最佳导演奖在内的最佳影片奖,10项明星电影奖,以及16项印度电影奖。而本片中出现的创意设计,比如会剪羊毛的自行车均有真实的人物背景。

看过两遍的影片

 印度电影少不了歌舞,这不禁让我想起最近迷恋的Russel
Peter的脱口秀里他调侃印度电影的一段,就是不管什么剧情,一定会突然来到一片鸟不生蛋的旷野,中间一棵孤树,女主角藏于树后,随着音乐的节拍从树左侧突然探出头来,唱一句,缩回去,再从右探头,反复几次,手则作莲花指翘于颏下,眼珠左顾右盼,迷得追随她前来的男主角神魂颠倒。
 
     在《三傻》中,歌舞的作用更是发挥到了极致,主角——特立独行的兰乔有个口头禅叫“一切都好”(Aal
izz
well),就是遇到不好的事情,即便得不到解决,说出这句至少可以平复心情,增强直面现实的勇气。然而这段歌舞却不单单是超现实的场景,而是夹杂着故事的情节,最终切回叙事的进程。
本片主角的阿米尔汗,出演之时已经44岁,却将一个调皮智慧的大学生形象活生生的展现在我们眼前。据说他为本片准备了一年之久,《三傻》的成功,阿米尔汗绝对是功不可没,而他的认真和热忱最终也打动了所有喜爱本片的观众。
    
 印度的电影,趋向个人英雄主义,总是塑造这么一个只能存在于虚构世界里的能人,可以穿破世俗久经战场解救他人,而他的对面永远站着一个不那么坏又贱的没话说的反派。虽然影片人物的真实性有待怀疑考究,也会有人受不了印度电影那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跳半小时舞的风格,但是谁说这种热情洋溢奉献主义的电影不是我们这一代青年所需要的呢。在干涸了已久的心里浇灌上谓之年轻的甘露,因为无论是顶撞老师,考试迟到还是整蛊同学,偷考卷,都飘荡着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那么真实,那么令人怀念。
     本片配乐也非常用心,单就Aal izz
well一首主题曲而言,据说在印度乃至中东国家的年轻群体中,每当年轻人遇到难事,就会吹着口哨念出这句话。而拉肚坠楼昏迷入院后,兰彻为唤醒他时的背景音乐Jaane
Nahin
Denge(我们不会放开你),无论是谱曲还是歌词都是那么恰到好处的和情节配合,穿越在现实和回忆中的这段音乐中,成为本片最催人泪下的情节。校长的女儿迷恋上兰彻时,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孩一样浪漫而善于幻想,这个时候的背景音乐Zoobi
Doobi(蓝色婚礼)描绘了一个女孩梦想中手携自己的心上人漫步细雨中,在月光下傻傻的跳舞释放爱意的情景,蓝色婚礼就是那种遇见心上人时微风中哼唱的美妙旋律。于是影片在电子乐和欢快的鼓点中,上演了一场惊世骇俗的舞台剧般的舞蹈,其中穿插着女孩无厘头的想象,把那份恋爱心境描述的一览无余。贯穿故事始终的音乐及其变奏Behti
Hawa Sa Tha
Who(他如风一般自由),让观众和剧中人一起,加入了寻找兰彻这个传奇一般的人物的行列。他到底是谁,来自何处,他浮云般飘逸轻盈,畅游于四海,是我们最好的知己,他到了哪里,让我们去寻觅。

这部电影在谈教育,也在谈人生,也在谈社会。我们就是身处这样的教育,理想缺失,我们已经没有了理想,我们每天都听着别人说:现实点吧,现实点吧,也没有去想想这个现实,它到底合不合理,它到底对不对。我们就身处这样的人生,害怕失败,害怕面对,害怕追逐梦想,被一切的一切所牵绊,无法成长,无法成熟。我们就身处这样的社会,比你强大的人说做你就做你,没有商量,强者压迫弱者,弱者向更弱者挥舞屠刀。
我并不是想扬善除恶,但是起码,这两者应该让我感到平衡。偶尔,我也能够做做梦,而不至于被人唾弃,被社会淘汰。也许应该让我看到善,也让我看到恶,不然,我会善恶不分。
我所纳闷的一点是,为什么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却没有诞生出同样的作品??为什么呢?有关部门,你来告诉我。

 最后我想说说兰彻这个人物。本片改编自印度作者奇坦•巴哈特的小说《五点人》,是其最犀利、最疯狂、最振奋人心的作品,同时,随着《三傻》电影的推出,《五点人》也成为年度最具启发性的幽默自省励志小说。兰彻这个人,是我们小时候的玩伴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个,是学生时代最调皮捣蛋孩子王,是最不修边幅不惹老师喜欢的那个,但却使我们离不开的核心人物,不同于清高而出身显贵的高材生,兰彻的设定非常亲民,他的睿智并没有让他离群索居,他无厘头的创造力和勇于挑战传统的勇气,像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身边的人。他可以为朋友冒险偷考卷,可以帮助挚交实现理想,为了让好友苏醒赴汤蹈火,也能用诙谐的语言调侃校长女儿那满眼铜臭的未婚夫,用浪漫的言辞去爱抚自己的爱人。当爱人温情言语这要和他步入婚姻殿堂,朋友也发誓追随他时,他却在毕业后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作为一个真正的理智的人,能够看清什么是自己最想要的什么是首要的问题,先奋斗再享乐,象牙塔的安逸没有让兰彻迷失,反而他做为了跳板去放眼更广阔的人生。与剧中那个有点反面的“消音器”最终的境遇比起来,兰彻没有娇妻、豪宅、名车,但他追随了心之所欲,从事自己所爱的学科和事业,投入全部的热情和理想,用智慧换来的财富帮助更多的人实现他们的理想和价值,这一点是他的初衷,也在最终得以实现,并将这梦想的火把一代代传承,不得不说,是本片给予厚望的价值观。
仔细想想,《三傻》中到处洋溢着对理想主义的歌颂,从我们幼年开始,想要曾为想成为的人,却渐渐在事实变化中受到现实所限,不得不做出折中的举措,慢慢偏离了最初的梦想;我们也渴望一份奋不顾身的友谊,挚友三两;我们也憧憬那天长地久忠贞不渝的爱情,偷不走的爱人;尽管电影终究是一场理想主义的美梦,但它依然触及了很多非常值得深思的社会问题,包括印度的高自杀率、人才流失、学校死记硬背的教育方法及社会分工的单一和就业选择的匮乏。印度所面对的这些社会问题和中国颇有交集,这也是为什么我这个也曾深切体会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升学压力的中国观众会颇感共鸣。同时这部影片,对于让我们了解这个巧克力肤色的中东国家打开了一扇窗。影片将近结尾时,一直对兰乔深恶痛绝的校长“病毒”在暴雨积水中语重心长地劝戒他“你不可能总是对的”。一方面是对于兰彻这个理想主义人物的认可,另一方面,不管是导演还是小说作者,圆了现实中残留的理想主义的美梦,虽然现实仍无法改变,仍然残酷,至少这个情节让我们看到他们承认现实又不失理想的真诚。
     
曾在上海认识了一个巴基斯坦朋友,当他问及我你看中东电影吗,我说:three
idiots,我们还一起哼唱了那首ALL IS
WELL。我真心喜爱这部电影。同时,它的成功将印度电影推向了又一个全盛时期,让世界都认识它,让世界都来思考。
他像风一般自由,像风一般难以捉摸,他是烈日下的林荫,大漠中的绿洲,受伤心灵的一剂良药,他畅游天际,将快乐传遍却不留下一点痕迹,让我们去寻找他,自由,热情和青春……

如今,我们的导演,都在铺张大场面,玩特技,看看印度,这个一度,甚至现在,都被我们嘲笑的国家,这个落后,贫穷,拥挤的国家,生产出了怎样的艺术,生产出了怎样的激动人心的作品。
让我们看看这部电影颂扬了什么吧,乐观,努力,积极,热爱自己所学的,追求自己的梦想,利用一切去排除困难;再让我们看看这部电影讽刺了什么,呆板,一成不变,应试教育,追逐名利,滥用职权。
感触深,是因为我们的国家,我们亲爱的祖国,就像是这部电影里,就是这样,而且,我还看不到改观,看不到像这部电影结局那样的改观。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部电影也许已经不是一部电影了,而成为了一种宗教。

名字里“三傻”所言非虚——在每学期42场考试、成绩排名张榜公布、竞争激烈乃至自杀率高居不下的“皇家工程学院”中,竟然出现了个周星驰般不按牌理出牌的问题学生兰乔(Rancho),他顶撞老师,质疑传统,完全不把成绩当回事,古板校长“病毒”当然要骂兰乔和两个追随他的室友,法兰(Farhran)与拉杜(Raju)是大傻瓜了。

这个特立独行的兰乔有个口头语叫“一切都好”(Aal izz
well),影片中一段恰到好处的歌舞充分诠释了这种乐天派心态的关键——就算不能解决问题,至少可以平复心绪,打败恐惧,增加直面问题的勇气。我非常佩服导演拉库马·希拉尼(Rajkumar
Hirani)在这段歌舞前后的调度安排,每段超现实的舞蹈暂告一段落后镜头都切回故事进程,轻松推进情节发展;整个狂欢结束后再突如其来一个巨大的对比,让观众的情绪从轻松惬意的云端直坠沮丧遗憾的谷底,既增加了剧情本身的跌宕起伏,又给本来轻飘飘的“一切都好”加入了对比及深度。
宝莱坞的叙事技巧实非虚名。

比起通常的好莱坞喜剧片,《三个傻瓜》几乎长出一倍,小包袱小笑料层出不穷,种种小片段事无巨细,但却并不考验观众的耐心。我觉得这跟情节安排的前后呼应及影片整体所维系的“严肃的调侃”基调分不开关系。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在介绍拉杜的家庭环境时,画外音一边自嘲地说“就像五十年代黑白电影的翻版,狭小昏暗的房间,瘫痪的父亲,咳嗽的母亲,尚未成婚的姐姐”,一边自动将画面饱和度调低,故意弄成黑白老电影的粗糙颗粒质感。以后只要一演到拉杜的家,电影就自动彩色转黑白。而不管是“一切都好”,还是“病毒电力转换器”,只要前面有所铺垫,后面的桥段就必然用到,包括兰乔所臆想的“骑摩托新娘”,工整得近乎精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