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欲孽

    金枝是我第一部完完整整看完的TVB宫斗剧,里面讲到的,是女人,心机,命运。
  看完后大家不免会讨论,这堆女人谁最苦,谁最憾,谁最让我唏嘘嗟叹。安茜本性纯良,有孔武不离不弃本最幸福,可偏偏因为仇恨作茧自缚;尔淳自始至终都没为自己而活过,但幸而未曾失去过奋斗的目标;玉莹对孙白杨三分情七分诈,但心中最是系着母亲;如玥心机手段一个不差,但心性清明,遇交心则交心;福雅长宫深锁,为了所爱竟服毒养病,但好歹让孙白杨敬重敬爱,死时也未曾抱憾。
  最心疼的,是那个默默的,默默的,皓雪,所谓的孙夫人。
  都怀疑世上会不胡有这种女人存在。可能因为父母之言媒妁之约嫁入孙家,遇到心仪的丈夫,可奈何夫君因记恨家父,顺带也记恨这场没有爱情的婚姻,整日在青楼和艺妓厮混调情(在青楼调情应该是免不了的吧),在宫里跟福雅暖言温语,就是连皓雪的正脸都不屑瞧一眼。可她从未抱怨,甚至安慰公公,坚持着期待被感动。可别人瞧不见你的坚持啊!即使看见了,那也不是感动也不是感情,而是怜悯和施舍的爱啊!孙白杨后来从精神出轨到肉体出轨,到无法自拔的爱上那个是否真心爱自己尚未可知的玉莹,她竟都能忍下,都不介怀。是她太爱孙白杨,这份爱强大到让自己贱得没有底线了么?还是从小受到的三纲五常的教育造成了她的坚持,不知道。最后一集吧,孙白杨对她说,我饿了,皓雪以激动的快哭了的语气说,夫君稍等,我去给您煮碗面。
  若是白杨逃出,一家安居,皓雪,一辈子,也不会取代玉莹在他心中的位置,甚至连福雅,都比不上。换做是我,连皓雪坚持的千分之一,都不能吧。至少至少,爱想要有意义,一个肯定的眼神,让自己知道并不是一个人的徒劳,是需要的吧。爱,从来是两个人的事呢。
  邓萃雯的演技真是一等一的。安茜感觉很舒服,不过看过法证先锋三里的Mandy再看她感觉有点怪怪的。喜欢福贵人做的雪白的手捂。
  她们最终,都开到茶靡了啊。

熬夜看了两天,两口气看完了这出大戏。简直就是白领生存必修课啊~
N个女人的戏,大家对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看法。看了讨论区的贴子,说一下我自己对主要人物的喜好排序:

在这个被四面红墙围成的紫禁城内,没有谁好谁坏谁是谁非,有的只是每个人自己的小心思。
尔淳为了义父,玉莹为了母亲,安茜为了奶奶,如玥为了自保。后宫争斗从来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她们往往在赢的过程中输的一败涂地。
尔淳是赢了圣宠,甚至怀上龙胎,可是在这场战争中,她却永远的输掉了孙白杨,输掉了她的爱情。
安茜风光无限的从一个宫女被册封为贵人,可是只有她心里知道,她为了赢而输掉的东西是多么惨重。
玉莹是赢得了孙白杨的爱情,可是作为皇上的女人,相爱却不能爱岂不更让人痛苦。
而如妃自不必多说,若不是三年前被皇后陷害而滑胎,她又怎会从天真无邪走向处处谋算,一个皇上最得宠的妃子,如今赢得的地位却完完全全是用失去亲骨肉的惨痛代价而换来的。

如月 〉香浮 〉 福雅 〉尔淳 = 玉莹 〉 孙原配夫人 〉皇后 〉安茜

各人自有各人的命数,同样,在命运的齿轮上行走时,各人亦有各人的计谋。
玉莹的装疯卖傻虚伪成性,尔淳的老谋深算步步为营,安茜的聪明机智八面玲珑,如妃的张扬霸气运筹帷幄。然而她们所有人的手段,都比不过表面温良谦恭的皇后背地里的心狠手辣。
相比于皇后的杀人于不动声色中,如妃的嚣张跋扈太过外露,导致了她树大招风,这一点跟玉莹相似。虽然玉莹靠装傻来自保,但更多时候,玉莹的锋芒是外露的,而尔淳的用计就显得内敛的多。只是尔淳的本性善良,加之她对感情的看重,导致了她不会有皇后的那番“作为”。而安茜,论计谋她完全不在尔淳玉莹之下,但可惜的是,她的目标不在争宠不在害人只在伺机扳倒皇后,否则凭她敏锐的洞察力及在为人处世中恰到好处的拿捏分寸,定能叱咤后宫。

自己也觉得惊讶,竟然最讨厌的是那个安茜;甚至连没干过一点好事的皇后都排在她之前。
剧中的安茜无奈;
戏外的我看到自己这个排序也无奈。

金枝欲孽是一部女人群戏,然而戏中有个男子,却几乎虏获了戏中大半女子的芳心。
福雅与尔淳,她们这对素未相认的亲姐妹却犯有相同的劫难。福雅身为贵人,却为了能够每日见到孙白杨在其身旁为其诊病而长期服用慢性毒药,从而使自己退出了这场后宫争斗,只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下孤寂又满足的守望着自己心爱的人。尔淳用重重坚毅的盔甲将自己包裹,在情与义之间挣扎前行,每一步都走得纠结且疼痛。很多时候她跟玉莹作对,并不是为了她的初衷–害怕玉莹对她今后的争宠受到威胁,而是因为,玉莹是孙白杨唯一爱着的女人。在深宫中,姐妹两人都在守望着一个相同的情劫。
如果说福雅是游离在那些深宫争斗的女子之外的一抹温情,那香浮,就是深宫之外,游离于尘世间的一丝清醒。香浮虽在青楼,但她却并未被吞噬于周遭混沌的大环境中。她深爱孙白杨,并能洞悉他心中所想。孙白杨何其有幸,可以在红粉世界中拥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
而孙白杨,始终是愧对自己的妻子。然而皓雪却从未计较过,哪怕他从未视她如妻。这便是皓雪的珍贵之处。
尔淳,福雅,香浮,皓雪,这些深爱他的女子,注定要将自己的一腔真情付诸东流,因为在孙白杨心里,只有玉莹才是他魂牵梦萦的人。玉莹起初对他确实只是利用,可是在两人身陷大火之中,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她给他的那个吻,足以让他们的感情划上等号。生前不能相依相伴,死后却能紧紧相缠,这是有情人的幸运还是悲哀。

如月这个头号猛人,彪悍、大气、果敢、聪明,心狠手辣却丝毫不招人讨厌,甚至她落魄的时候还忍不住深深同情她。

一方斯帕,却引出了两段感情。
孔武一心要进紫禁城寻斯帕的主人,却让他遇上了与他笛声相和的安茜,自然而然的,孔武和观众都以为安茜便是斯帕的主人。毫无悬念的,孔武爱上了安茜,爱上了那个他认为的斯帕的主人,爱上了那个与她笛声相和的人。
当如妃缓缓拾起飘落在她面前的斯帕时,她与孔武的故事开始了。在故事的最后,她站在紫禁城的四面红墙内,极其哀怨的吟出手帕上的诗句时,无疑,我们知,手帕竟然是如妃的。在整部金枝里,孔武与如玥的感情开始的是最晚的,却也是最让人无奈的。如果不是遇见的这么晚,他们的感情会不会尚有一线生机。
因为一方斯帕,孔武错爱了安茜,但是他对她的爱却是坚定不悔的,所以即便最后孔武知道了手帕是如妃的,他对安茜的爱也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这便是我最怨念的地方。
与他笛声相和的人是安茜,可是斯帕的主人却是如玥啊,孔武却把这两份感情全放在了安茜身上。想必孔武一生都没有机会知道这个事实了。是如玥的斯帕将他带到了紫禁城,可是在将他带到她身边之前,却偏偏让他先认识了与他笛声相和的安茜。
如玥深知孔武爱的是安茜,所以在孔武执意抓住她与安茜的手,要带两人走时,她主动的放弃了。万里江河,有缘再聚。他与她,离爱情仅一步之遥,却已然是相隔万里。
有时,有缘也未必敌得过相爱的时机。

香浮,这个孙白杨的红粉知己,这个青楼名妓,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子啊~(我是女的~)按说在我心里,如月跟香浮也是等量齐观,但是戏中如月出场多啊,自然印象就最深刻,所以香浮屈居第二吧。

不爱宫墙柳,只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如妃娘娘默默的站在紫禁城的宫墙之内,喃喃自语着斯帕上的题诗,在紫禁城四面红墙的映衬下,她的身影显得愈发的落寞寂寥。而捡走她斯帕的有缘人,如今正望着肩头女子暖暖的笑意,奔向一片开阔天空,而斯帕,在他不觉间已然从身上掉落,有缘终是无缘。
“要走,庆幸是你心中有爱,要留,只怪我心中仍然有恨。如今就只有靠你,去偿我们这个海阔天空的心愿。珍重。”紫禁城是如妃的家,也是如妃的坟墓。那支为尔淳挡下的箭在安茜背后渗出血来,如妃娘娘所希望看到而不能看到的海阔天空,如今,只有靠尔淳来实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