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逝世16周年展映《胭脂扣》仅获1.8万票房,却座无虚席

图片 2

胭脂扣是梅艳芳和张国荣主演的,不得不再次对张国荣的演技大加赞赏。呵呵,说起来,奈何向我推荐张国荣是大四的时候的是事情了,我却直到现在才开始认真的欣赏。而这期间,她痴迷的人已经换了好几拨了……

《胭脂扣》
——女人花
无意间翻开一张旧报纸,是两年前的,有一则新闻:“一个女人和她的丈夫一起喝农药,结果男的死了,女的活下来。原因是这个女的根本就没有喝。”
这是一个现代版“潘金莲”的故事,她为了能和情人在一起,竟然用殉情来欺骗自己的丈夫,让他自杀。我不知道当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的丈夫因为爱她,毫不犹豫地喝下那杯毒药的时候,有没有少许地被这颗生死相随的真心所打动?这背后到底是对丈夫的铁石心肠还是恨之入骨?为什么对这个连死都可以一起的人,却不能活着把他们之间的问题解决掉?
这让我想到了《胭脂扣》这部电影,电影的两个主演如今都已经离开人世了,可是《胭脂扣》中梅艳芳的痴,《霸王别姬》中张国荣的癫,仍然让我们心动。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风尘女子爱上一个富家少爷的故事。要命的是这个风尘女子太过痴情,而富家少爷却又薄情寡义。我们自然会想到,结果一定是男人无情背叛,女人最终遭到抛弃,尝尽了苦头。但是看到电影的最后,十二少(张国荣)蹒跚地追着如花的鬼影,流下悔恨的泪水,嘴里一直喃喃地叫着“如花,如花……”却始终没有说出了那句半辈子都藏在他心底的话“对不起,如花,我真的没有那个勇气。”
的时候,我才恍惚觉得,也许我不该把这个片子看成一部情感背叛的电影。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并不是用十分来衡量的,你如果爱到九分而对方爱到七分,这并不能说爱到七分的爱就不是真爱,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也许那七分对他来说就是全部的爱。
所以,我想十二少对如花是真爱的,不然他也不会明知自己的少爷身份和妓女是不可能结合,仍然带如花见他的母亲,更不会在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时,还选择与如花同居,直到最后两人一起吞食鸦片殉情。只是对于十二少来说,他全部的爱,仍然没有到可以一起去死的地步。
时隔五十年,当如花拿着当年两人的定情信物“胭脂盒”找到十二少的时候,她已经对他无怨无悔,不再痴心。她只是想把这个曾经象征真爱的信物归还给他,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做个了结。虽然我们可以想象如花在阴间苦苦追寻十二少的这几十年是何等的艰辛与痛心,但当她把胭脂盒交到十二少的手中而毫无留恋地转身时,她已经透彻地明白了这份生时被封建世俗所束缚,死后被阴阳相隔所压抑的爱恋。
爱情如此,亲情亦然。我们不应该以自己付出的多少来要求对方,以此来衡量这份爱是否公平。因为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美好的情感包含着许多自私的成分,甚至在互相抱怨和索求爱的过程中早已忘记了爱的本质和初衷。忽然听见茨威格笔下那个陌生女人低声地说:“我爱你,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你。”

16年前纵身一跃,让多少爱成为往事。在张国荣逝世16周年之际,其生平挚爱唐先生在零点发文纪念:过去多少快乐记忆,何妨与你一起去追。

胭脂扣是一个关于爱与懦弱的故事。同生共死,这样的誓言说起来容易,可真的到了要一起去死的时候,总是会有人退缩的。当那个女鬼抱着那么大的希望熬过50年只为了等待重逢,却只等来了一个他一直一直都没有死过的消息的时候,那种失望实在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图片 1

时光流转,当年英挺的12少如今只是一个猥琐的糟老头了,既不复当年的英俊,亦不复当年的多金。所有那些美好的幻想,统统幻灭。

虽然16年已过,但是张国荣的影响力依旧未减,世界各地的粉丝们依然如故的进行着各众悼念活动。听一曲张国荣的歌,看一场张国荣的电影,让心中埋藏了一年的情结再次绽放。

这是一个无法判断对错的故事,当年的妓女错了?不该那么苦苦相逼?可谁又给她以一点保障?12少错了?不该违背诺言?可是已经从鬼门关逃回来的人又有几个有勇气再去尝试?没有人错?那为什么有那么的怨气和悲伤?

作为张国荣生前经典的影片《胭脂扣》,也在4月1日当天进行了展映,虽然不及《老师·好》、《海市蜃楼》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的热度,截止到本文发布时间,《胭脂扣》仅获得了1.8万的票房,排在了当日25部影片最后一位,但是100%的上座率却足以证明粉丝们的忠诚度。

无论什么时候,试图依附于别人,只会让自己变得可悲。而那些看起来冷情的人,一旦动情,往往便是炽烈而决绝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可毁灭,绝不苟且。

图片 2

但愿所有的傲骨,都能拥有一直骄傲的资本。

《胭脂扣》的上映时间是1987年,距今已过32年,那时候主演张国荣31岁,梅艳芳24岁,万梓良30岁。而该影片也让梅艳芳一举获得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如花和十二少的爱情故事也打动了无数观众的心,用导演关锦鹏的话来讲,《胭脂扣》之所以在当年香港金像奖横扫各大分类奖项,张国荣和梅艳芳功不可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