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的维度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部震撼人心的电影。
反思当下,思考未来。
如今的我们该做何来挽救这个悲哀的、被人类肆意摧残的地球,未来的我们又究竟该何去何从?
最近的电影貌似都在讨论一个问题——时间!《超体》、《星际穿越》两部毫无关联的电影却反复讨论着关于“时间”的话题。
我以为,时间本是不存在的,任何时间的载体,包括时间这种东西都是人类根据自己的意志故意刻画出来的。时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到无边无际,穿越了整个世界乃至于整个宇宙,小到被人类囚禁于钟表之中。时间就是用来人类警醒自己的。
从未想过,时间会实实在在存在于我们身边,以实体的形式,真真切切。那时的我们是否能回到从来,去到未来?是否能留住时间?

在海瑟薇满溢着幸福感说出爱是人类独有的情感,到麦康纳作为女儿的ghost时说情感能穿越量子在星际中传达这一主题,可以看出诺兰在爱的表达上还是略有些拔高的,甚至可以说是作为人而言又一次在面对这世间时展现出了万物灵长的傲慢,而矛盾的是,在面对浩瀚宇宙的时候,细砂般大的飞船在星球间运行旋转,远处是被黑洞弯曲的光河,在为之赞叹的同时,是不是也该适时的展现些许人所不常有的谦卑。
当然这是影片唯一值得为人诟病的地方,总体而言星际穿越是值得称赞的,诺兰又一次拍出了非凡的作品,这不仅仅是科幻片,就像蝙蝠侠不是传统的漫画英雄电影,他总能为这类已然定型的类型片寻找到新的视角,随后带着观众将视角推进,一步步推进,深入其中沉醉。
再回到科幻片的本质,其设定有许多值得大家讨论的地方,而五维的概念,正是我感兴趣的部分。在电影中,五维是在三维再加上时间这一维度的四维上引申,即比之人类更高维度的文明,由于维度的高阶,时间这一维度也如同我们的空间一般可控,从未来的山峰走向过去的峡谷。但在我的认为中,就如同空间存在三维,在更高维度的文明中,时间是否也不光是过去未来这一条线,在我们所不能意识的,时间还存在着其他的维度,而如此的话,就不能用五维这样来限定,空间与时间对等成为间的概念,而维度是其属性,而高阶的文明即为拥有更多间属性的文明,即可称这位高间文明。这么胡思乱想的设定,感觉挺不错。

可以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打破了牛顿的经典物理,同时也打破了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在此之前,我们相信时间是一维的,在此之后我们发现时间是可以被切成不同点的空间。时间在向空间化走来,而空间当然也被时间化。或者说,时间成为一个真正不可分割的整体。
当然,这也给我们以重回过去,再塑未来的希望,相对论为我们打开了想像的空间,因而各种不同层次的穿越作品开始诞生,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时空的切割穿梭成为文学或影视作品的经常性项目。只是有些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的穿越总是试图通过意外回到过去意淫一把当皇帝做权臣做后宫之主的瘾,而国外的穿越则一般都是建立在先进的科学工具之上,试图通过科学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
由莱恩·约翰逊自编自导《环形使者》是一出纯正的美国式穿越,尽管也是从未来穿越到现在,但其所采用的工具却是先进的科学机器。或许,在已有《黑洞频率》《蝴蝶效应》等穿越前辈面前,有关穿越的作品就越来越需要新鲜的创意来收拢观众那颗被穿越吊足了胃口的心。
差不多每次关于穿越的影片总会让观众充满讨论,因为对于这种我们目前技术尚无法做到的事情,无论我们怎么设计,总会有细节会被推敲。然而,《环形使者》这次尤其让我们费脑筋,或许有些反应较慢的观众可能看完整部电影都还云里雾里的。
其实,我们不妨把它看作是一场关于未来时空的对话,而对话的主题就是自由与宿命。就字面意思而言,looper本身是指环形的装置,而未来人通过把敌人送到过去处理掉的方式也确实是一个完美的环形。
就整部电影内涵来讲,这个故事本身就是一个不停轮回的环,如果老乔不被从未来时空传送过来,那么控物师的母亲就不会被杀,而控物师也不会因此而终结杀手们。但既然老乔已经回来,那么只能说该故事已经被环绕过至少一次,而老乔不断地穿越回来,故事一次次上演。这就构成故事的环的特性,或许这有点像恐怖片,无论《午夜凶铃》还是《恐怖游轮》都有类似的推理。
但是,《环形使者》并不是讲述人在命运前只能被动接受宿命的故事,其实人类发现穿越的可能性并试图穿越的想法本身就是对宿命的挑战,即人类试图通过某种努力来改写命运强加给人的机械性与偶然性。
老乔从未来穿越回来,试图打破宿命而挽救妻子的命运;同样小乔也在试图改变自己的宿命。而当最后时刻,小乔打向自己的子弹则彻底改变了这一宿舍的安排。或许正如萨特所言,人是自由的,存在先于本质。
自有人类起,我们就一直挣扎在自由与宿命之间,无论多么伟大光辉的形象,最终总是敌不过岁月的侵袭,因而可以说时间是人类最大的宿命。所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然而,人类总是在不断试图打破时间的宿命,而时空穿越则是这种愿望的最好表达。
《环形使者》使我们看到,即使能够打破岁月的限制,人类还是无法真正摆脱时间的控制,而被告知的未来反而更像宿命一样笼罩在人们的心头。在这场与宿舍的对话中,小乔用生命捍卫了人类自我选择的意志。或许,只有意志本身才是真正自由的,它不需要向宿命低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