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亦有命

图片 4

这部让朋友在观看的过程中不停地说“考验心理承受能力”、“暂停了好多次”,看完之后“有种空荡荡的感觉”的电视剧,看起来自然是部了不得的剧,在他看完之后,曾表示要写点关于它的东西,但隔了几天,他只好承认还是什么都没写。在豆瓣15个看过这部剧打出9.3分的友邻,仅有5位做出了文字评价,2位的评价都是“无话可说”。

《大时代》的故事情节一点都不新奇,甚至可以说非常老套。主线就是旧式武侠那种灭门和复仇的故事。韦家辉在接受访问时,用“愤世嫉俗”四个字来概括,是非常公允的。正如主题曲中唱的一样“哪个错或对,天也未会仲裁”,编剧就是想写一个人间大悲剧,就是想写世道之不公。所以,里面的人物是极端疯狂的,故事情节也是极端惨烈的。其实,结局有千百种可能,但编剧故意选择最具悲剧色彩的那个——方家的人(除了方展博)死光了,丁家的人(除了丁蟹)也死光了,小犹太也死了,龙纪文孤独一生……
《大时代》的情节并不出彩,是因为精彩之处在于人物的塑造,而情节的推动正是为了迎合人物的塑造,虽然情节并不出彩、甚至有些刻意,但却与人物相得益彰。几个主要角色常常引起争议,有的人只看到了他好的一面、另一些人又只看到了他坏的一面,殊不知,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后来TVB的同类题材《天地男儿》《天地豪情》等剧,虽也是人物众多的群戏,但正面人物不免脸谱化,再也不见《大时代》中如此多饱满的角色了。
丁蟹
第一个要谈的当然是丁蟹。虽然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非常讨厌这个角色,但不得不承认失去丁蟹的《大时代》将顿时黯然失色。因为,这个角色身上浓缩了现实中太多人的影子,只不过用艺术的手法极端化了而已。
那么,丁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平心而论,丁蟹并不算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起码他主观上几乎从未有做恶的初衷。甚至,当他说将家里最好的巧克力去给方进新拜年时,当他用身上仅有的几块钱去买橘子送给方进新时,让人不禁还有一丝小小的感动呢。
但正是这样一个人,却酿成了剧中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儿子的悲剧,使得这出悲剧的意味更加深重了。因为这样一个人,他嘴上是讲道义的,表面上看他也是讲道义的,但一旦涉及他自身的根本利益时,这些道义就不存在了。在监狱里,看到他四个儿子恐吓方家的新闻时,一开始他破口大骂“不是人”,但听到唯有这样才能救他出狱时,立刻就偃旗息鼓了。在天台上,他大义凛然地教育四个儿子为了尊严不要苟且偷生,并且从容地将三子扔下楼去,但轮到自己时,却立刻吓得脚都抖了。这样一个人,是不是很像现实中许许多多台上一套、台下一套的政客呢?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你不能用“虚伪”这样的词来形容丁蟹,因为他没有刻意去欺骗任何人,而是完全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在监狱里,他想到的只有他陪伴方家子女玩耍嬉闹时的屈辱,却完全没有想到方进新多年来对他们一家的维护,所以他在法庭上才可以理直气壮地自辩陈词道“这个案头的重点不是我有没有杀人,而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看到这里,所有人都会捧腹大笑,笑世上怎会有这种活在自己世界上的疯子呢?可是,看看那些用自己的标准去严格约束子女的家长,并且自以为是“为了他好”,又像不像丁蟹一样的疯子呢?像不像玲姐所说的“你以为你自己的就是天理,别人的都是歪理”?
方展博
另一男主角是方展博,但他并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在家庭里,他逃避现实,没有承担作为长兄应该负起的义务;在爱情上,他优柔寡断,浪费了两个女子的大好青春。但实际上,他的“懦弱无能”却是编剧刻意为之。
如果他是一个事业上平步青云、一手遮天的人,那么他很快就能顺利地为父亲报仇,那么这个故事就没有一点曲折、一点看点了。所以,他必须是一个普通人。
正因为他是一个普通人,纵然他在金融和股票很有天赋,却只能被逼去当学徒。英雄无用武之地,也只能彻底泯然为众人,那一遍遍“我要发达”的呐喊也就只是让人耻笑的疯言疯语罢了。
虽然,他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是那种遇到大事本能地就想去逃避的人,却被硬生生地逼得直面一个又一个亲人的离开,终于愤然觉醒。不就像雪夜被逼上梁山的林冲一样吗?这出悲剧简直惨烈得无可避免。
但是,他仍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即使他是正义的一方,却无法捍卫正义。不但无法像丁孝蟹一样保护被威胁的亲人的生命,甚至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被判终身监禁的丁蟹奇迹般出了狱并且又奇迹般的大发横财。就连复仇,也只能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运气或是蓦然出现的贵人。
当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对抗现实的困境时,我们都以为自己是丁蟹。但最终才发现,要么变成了前期的方展博,要么变成了后期的丁孝蟹。
阿博的可爱可贵之处在于,即便面临这样的绝境,他依然没有放弃固有的善良。当他知晓妹妹和仇人之子相恋时,不但没有像玲姐一样将自己的仇恨和哀怨借此发泄,相反第一时间关心的是她是不是真的爱他,并且是家里唯一帮她调解的人。当他知道龙纪文的父亲当年陷害过自己父亲时,仍然在她自杀的时候救了她,并且劝她和龙成邦和好。甚至在股灾中,他放弃了发财的机会,因为不发无义之财。这里的方展博依然是与丁孝蟹相互映衬的。丁孝蟹的“恶”虽有现实的无奈,却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正如方展博的“善”,亦是他自己的选择。
至于方展博最爱的到底是阮梅还是龙纪文,我想,也许就连他本人乃至编剧都不知道吧。否则,他在出门时不会抱着两个女人的拖鞋,一人一只。最后,与其说是他选择了阮梅,不如说是命运帮他选择了阮梅。龙纪文的一生,太过顺利,即使曾一度失去了亲情,她至少有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挥霍;可阮梅的一生,却太过不顺,不知道何时会降临的死神,没有有钱的父母的庇佑,只能自己一分一毫地从口袋里省下来。所以,在台湾找到方展博并留下陪他疯的人不是“疯婆子”而是“小犹太”,因为只有饱尝人生苦难的阮梅才能理解纸飞机故事背后的无奈与哀伤……
丁孝蟹&方婷
丁孝蟹,我认为是剧中除丁蟹以外刻画得最为丰满的人物。有人很喜欢他、也有人很讨厌他,不就像一个活生生的活在我们身边的人吗?因为他的性格是有章可循、令人信服的。
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黑社会老大。试想一个人自幼失去父母,还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弟弟,赤手空拳闯荡江湖,如果不“狠”,如何能生存下去?故而,我猜编剧对他的同情和悲悯是多过厌恶的。而他的“狠”,不光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他大概是整部剧中最不怕死的人了,丁家五人跳楼,只有他一人是主动跳下去的。所以,这样一个人能杀死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也不足为奇了。
他也是一个无比孝顺的儿子。他从小被母亲遗弃,父亲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是宁愿家徒四壁也要给他们买玩具和冰淇淋的亲人,也是被通缉也要冒险回来看他们的亲人。哪怕他总是惹事,又如何能不管不顾呢?很有意思的是,丁蟹和丁孝蟹父子、陈万贤和陈滔滔父子相互映衬。为什么陈滔滔能够大义灭亲?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陈滔滔有母亲的爱,对父亲只有恨。这和丁孝蟹是截然不同的。丁孝蟹不只是在感情上对他的父亲有一种莫名的依恋,在性格上也深受他父亲的影响。小时候的丁孝蟹偷了东西,他的父亲教育他“给弟弟吃不算错,有血性”;对于保释他的方进新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为了父亲而向方进新扔板凳。自以为是、没有是非观,隐约已可见日后的影子了。
说完丁孝蟹的为人,不得不提起的是他和方婷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不平等的。对于阿孝而言,婷婷在幼时给予了他从小就匮乏的纯粹的关爱,代表了不同于他所在世界的善良与美好,是灵魂的救赎。是因为他从收到圣经的那天起,他在心中已经种下了爱苗,所以才会从弟弟手中救下婷婷。从油麻地约会时对他三个弟弟的侧面描写就可以看出,他平时对三个弟弟为非作歹的行为是纵容的。因此,之所以会救方婷,不是因为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而是因为她是方婷。另一个印证是,就连大屿山的阿秀也知道“送圣经的女孩”,可见他对她念念不忘至此。但对于婷婷而言,她喜欢他的,是他身上的男子汉气概,这是她自父亲去世、长兄离家后首次感到有一个人可以带给他安全感,而不若以前,妹妹被人欺负了,家里也只有她一个人出头。显而易见,在这段感情中,阿孝的感情是不可替代的,而婷婷的感情更具替代性的。所以,一直努力在挽救的是阿孝,而轻易说分手的是婷婷(她对这段感情始终有所犹豫,只有在皇后码头和大屿山那种随时会失去爱人的心境下,才让感情暂时战胜了理智)。
但另一方面,承受压力更大的却是婷婷。她背叛了父亲,与家人决裂。她是受害者的一方,理论上应该付出更多的是阿孝,可惜他直到最后也没有做到。最致命的,其实并不是丁孝蟹是丁蟹的儿子,而是丁孝蟹对丁蟹无底线的包庇和维护。丁家父子没有任何向方家道歉、赎罪的意识。真正让婷婷无法接受的,是杀害自己父亲凶手在自己爱人的庇护下逍遥法外。但凡丁家父子像贱婆婆一样有一些负疚感,婷婷也许也不会如此决绝的分手。
至于陈滔滔,照我看来,与方婷分手没有任何关系。我从未看出方婷对他有任何男女之情。在丁孝蟹打陈滔滔的时候,方婷最关心的是丁孝蟹为什么这么反常;丁孝蟹走了,她第一时间看的也不是陈滔滔的伤势;后来,她没有去展览会,反而一直给丁孝蟹打电话;再后来,在她跟丁孝蟹分手的同时,递给陈滔滔辞职信,最应该做反而却没有做的是,像玲姐说的一样报警抓丁蟹。这些表现,还不够明显说明她真正钟意的是谁吗?那么,为什么前面又会有一些让人误解的情节呢?依我之见,是为分手和灭门作铺垫。很明显,编剧的意图是两人真心相爱;但要写大悲剧,方家又必须被灭门。而只有孝婷分手时不留情面的冷酷决绝,只有让丁孝蟹误解方婷可能已经变心,才能将两人的关系从恋人迅速转为仇人,才使得丁家对方家不遗余力的打击显得合理。就连丁益蟹侵犯方敏也是基于同样作用而铺垫的。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以上几段情节如此不合理、甚至前后矛盾,却又存在了。
最后,一直令人耿耿于怀是丁孝蟹摔死方婷一事。如果是一个男人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是不合理的。但如果是一个孝顺又狠毒的黑社会老大,为了自己的父亲,杀了仇人一家报复的话,是不是就非常合理呢?难道你还要他为了一个可能已经变心、要置自己父亲于死地的前女友心软吗?
方进新&罗慧玲
若说此剧中真正的英雄,仅有方进新一人担当得起。“真正的英雄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他知道这是一个没有规则和秩序的世界,不会开车的人可以上路随便撞死人、不能盈利的公司可以贿赂交易所的官员上市圈钱……但他却凭一己之力“赶走”那些“卑鄙的人”,哪怕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却在陈万贤面前烧光所有的不义之财并且如壮士断腕般一举将他赶出局,甚至在周济生的子弹下傲视着龙成邦的威逼利诱……
可是,英雄在污浊的现实中是难以久存的,所以英雄必须早逝。然而,英雄的光芒却长久的照在了身边人的心中。
受到方进新影响最大的是罗慧玲。初遇方进新的罗慧玲还只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小女孩,想要逃脱丁蟹的魔爪却又无计可施,反而去偷窃东西被抓进了警察局。是方进新对那些收受贿赂的小人的不屑一顾,让她看到了不同于以往世界中的真正的男子汉;是他对她的关心,带给了她直面人生不幸的勇气。从她打破照片、跟着方进新逃离丁家的那一刻起,那个胆小怕事的慧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勇敢的玲姐。此后,方进新的正直、英勇,无时不刻不在影响着罗慧玲。这是为什么这段没有名分的爱情,可以长存20多年而不衰,可以让一个女人付出全部的青春去照顾4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因为他对她的意义,不仅仅是普通的男女之爱,而是人格的缔造、灵魂的升华。甚至当她后来最无助的时候,她仍然会跑到方进新的墓前喃喃地问道“进新,你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做?”好似许多年以前,他总会在无形中给她最大的力量。爱情最伟大的地方,不正是因他(她)而让自己变得更加勇敢、更加美好吗?
方进新的正直处处衬托着丁蟹的自私,因此,罗慧玲对丁蟹的仇恨无法消弭。因为,那代表的不只是私人恩怨,更是对公正的期盼和对不公的悲愤。当这种悲愤和哀怨传递到方家四个子女身上时,他们注定再也无法宽容甚至原谅丁家任何的人了,他们注定要将丁蟹置之死地。因为,丁蟹打死的不但是他们的父亲,更是那个叱咤风云、人人怀念的英雄。这时,故事的结局也已经注定。

这是一部1992年的电视剧,我在一次翻阅经典港剧网页时无意中发现了它,起初它的简介内容丝毫勾不起我的兴趣,然而漫无目的地看了几集,刘松仁被打坏脑子后萌萌的痴呆表情便将我带入了那个“大时代”。据说,这部剧是史上主角死亡最多的一部电视剧,当我看完后确实在一段时间难以摆脱剧中的情绪……

待自己也看完了这部剧,千头万绪,也是无从提起。就像少年走出故乡的少年在外漂泊尽了一生,回到故乡大概也是一句话也不想向别人解释自己——漫长的一生的喜怒哀乐,如果三言两语就能给别人解释清楚,才是对不起这一生。这部让人无法评价的《大时代》就像这位出走的少年,带着复杂到繁复的纠葛在观众面前走完,让想要发问的人也失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谁相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部剧的英文名叫做The Greed of
Man,也就是人的贪婪,看似讲述股市的斗争,人们的贪念,实则它的中文名赋予了这部剧更大的意义。作品源于生活,剧中无论正反面人物都是那样丰满,甚至是那样熟悉,让我有一种好人不完美,坏人不尽坏的感觉。我在感叹精彩的股市战场的同时始终认为这部剧的灵魂是爱,从主要矛盾到人物,塑造的是极致且高尚的爱,亲人之爱、朋友之爱、情人之爱甚至是暧昧之爱……爱就像一缕阳光照在全剧悲情破碎的结局上。

这是优秀电视剧常常有的特点:人物多而又不脸谱化,节奏极快,你不知道它究竟想表达哪一点,哪一点又都表现的可圈可点。

主要矛盾:

图片 1

主要围绕”方”家与“丁”家两代人之间的一系列矛盾展开,矛盾一步步升级看似夸张却合情合理,这种矛盾从一开始便是又双方的阶级所带来的,方进新与丁蟹从小相识超过三十年,方性格正直不爱辩解,丁冲动横蛮爱钻牛角尖,一个事业有成,一个游手好闲帮黑社会办事,而丁蟹的母亲更是从小便带着进新,这样的差异也导致了从一开始丁口中的拜年一些小事到后面的被关押毒打以及抢走女友的系列矛盾。

丁蟹父子

主要人物:

《大时代》由韦家辉指导,作为无线92年的重头戏,汇聚了郑少秋、刘青云、周慧敏、蓝洁瑛等人,2年前它还在翡翠台重播,它的开头就石破天惊般,郑少秋扮演的父亲带着四个黑社会儿子跳楼自杀,而刘青云扮演的股票经理人大仇已报后,祭奠的却是整整一家人的遗像。

丁家四兄弟

它的整个故事听起来并不复杂:曾为故交的方进新和丁蟹两家,有着冒失冲动性格特征的丁蟹打死了方进新,潜逃台湾。和方进新相爱的罗惠玲一人抚养大了方进新的4个遗孤,而丁蟹的四个儿子则成为了黑社会。当丁蟹重新回到香港被方家报警再次入狱后,方家惨遭灭门,仅剩下的大儿子方展博最终通过股市报了大仇,但此刻所有的人几乎全死光了。

双方的家庭因素同样是两代人矛盾的潜在因素,丁家四个孩子从小在丁蟹的影子下成长,母亲因为受不了丁蟹抛夫弃子,在失去母爱的情况下过早进入社会自我成长,在丁蟹逃走后更是靠着大哥丁孝蟹保护他们成长,在这样成长环境下为他们长大后所形成人格以及两性关系埋下了伏笔,丁孝蟹是一个坚强果断手段狠毒的人,他怎样评价自己的母亲,一个抛弃他们和父亲的人,他怎样去看待异性,他对自己的另一半具有强烈的占有欲望同时又缺乏两性安全感,他很爱方婷愿意和她远走去加拿大,害怕别人抢走婷婷比如陈滔滔,然而在他明白自己和婷婷不再可能后,因爱生恨,他选择的是彻彻底底地舍弃或者说报复性地舍弃,甚至于毁灭……却又在之后默默擦拭眼角的泪水。而丁益蟹则乖张残忍,女性在他眼中只是发泄的工具,丁家四兄弟在最后竟然没有一个正常地交往女朋友并结婚,这一点在最后几集丁蟹的话中得到验证,同时也说明家庭环境对于他们的影响是相当大的,而在丁家五父子这个关系中也可以看出在如此反面角色中同样有深深的亲情之爱,是那般自私但也是那般无奈……

仔细追溯里面并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但就是造就了无法回头的大悲剧,每个人都是在他的角色定位里努力地活着,无奈因为性格、无法回头的路、代际间的纠葛,而越来越阴差阳错,共同被包裹进这桩没有出路的悲剧里。

丁蟹

图片 2

这个人物可以用魔性来形容,包括郑少秋的表演更是绝伦,郑少秋本就在观众眼中是固化的正派角色,在剧中每当他带着无辜的眼神和一派正直的言论时常能让观众产生疑问,他真的无辜吗?特别是那句”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他有优点吗?有,他孝顺,他不记仇。但是当我越往后看的时候我越发明白此人的可恶之处,本剧后面有一段丁蟹在看守所里日子,这段日子对丁蟹的心理刻画相当详细,将人性刻画得相当生动,其中,他在牢狱生活前一步步对于自己底线的突破,他觉得自己打死人无辜吗?不无辜,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他害怕牢中墙上的飞蛾,他害怕官司失败,也就是他怕报应。他不知道罗慧玲喜欢方进新吗?他难道真的到罗慧玲死的那一刻才知道罗慧玲喜欢方进新吗?并不是,与其说他不知道更不如说是他不愿相信,他在为他的自私霸道找借口,他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感觉就像个疯子,我们生活中常常有这种人,满口的正直言论,正派思想,然而在现实与诱惑面前却表现得像幼童一样没有原则,他们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知道什么是对的,但内心却没有任何东西支撑。

整部剧是由非常成功的角色推动的,剧中的关键人物丁蟹塑造的更是前无古人,几乎在所有影视作品中都找不到这种角色,可他却又如此真实。

方进新

他极度自恋、偏执、冲动,永远活在自我的刻度里,完全无法理会他人的感受,犯下的所有过错都能会被自我合理化。他让前妻宁愿离开他去做妓女,害的朋友和他分道扬镳。连打死人他都听不得埋怨:不能都怪到我身上,别人死是解脱,我坐牢相当于受到了更多惩罚。和他短暂在一起的罗惠玲恐惧了他一生,当他失手打死方进新后,罗惠玲选择抚养方家的四个遗孤,丁蟹竟认为这是罗惠玲对他过失的变相赎罪,不管罗惠玲怎么解释,想要他死,他依然固执地认为:你只是自己在骗自己。

方进新是一个股票奇才,儒雅、重情,他正直到憎恶一切丑恶的现象,被枪指着头都不愿屈服,不愿屈服也不善辩解的他最后也不明不白地被打死。

丁蟹这种人物出现在金庸笔下应该是是大侠级的人物,郑少秋在之前出演的也一直是绝对正派的大侠,在这部剧里他依然有相关的特质:武功了得,几拳就能打死别人;一直都希望世界是道义分明的,他觉得自己一生对得起良心,是道义的化身,恩怨分明。可他的愚钝和偏执都让他无法看到事实的真相,然后用暴力来使一切归顺于自己。

方展博

图片 3

如果所有深爱的人都离自己而去,即便腰缠万贯,人生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这是一种百岁孤寡老人的体验,编剧最后留下了展博……

丁蟹的四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孝顺,给人的感觉简直是孝顺老爸是唯一的信仰,这又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丁蟹某些“优良”的品质,但正是这种有着偏执梦想的人,在自我合理神圣化的路上永不知反省,也成为所有人的噩梦,连自己的一生也被葬送大半,成为推动所有人死亡结局的最大动力。

他还是个孩子便失去了母亲,接着亲眼看着父亲被人打死,黑色的童年还没结束就被送去陌生人那学艺一直到长大成人,他的沉沦可以理解,他的信心从哪而来?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滩烂泥,他想过去死,直到遇上一个疯了的师傅,师傅带他走进了一个他似乎熟悉的世界,一个埋藏在心底的童年和父亲一起美好记忆的梦想,他视股票世界为他自己的世界并为此努力,事实也证明他身上有他父亲对于股票的天赋。他将家庭放在心中最重要的地位,每当他感到有危险的前夕便会极其焦躁,是多么可怜,在剧中展博一直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人承担着责任,作为一个普通人带领全家和黑社会做斗争只是为了为死去的父亲讨回公道,从那时起他就已经是一个打不倒的男人,他目睹自己三个妹妹被黑社会害死,自己孤身逃往台湾在悲痛中专注于自己熟悉的股票寻找复仇的机会,这是一个成熟男人的隐忍与智慧。

自我辩护心理学上很常见的自我服务偏见,但在日常生活中,它们只是无关痛痒的小缺陷而已,丁蟹却将这种思维放大到了极致。所谓“大时代”并不是说时代多么伟大,而是一个风云变幻的时代,毫无约束的资本伦理下的浊流丛生,正是在这种时代里,有了方进新和黑社会的猛烈对抗,也让丁蟹的缺陷性格无限放大,也让这种悲剧有了更多警世的味道。

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展博遇到两个女孩,阮梅和纪文,他选择了谁呢?这个问题在剧末再明显不过了,显然,无论哪个选择都太过残酷。围绕在三人之间的爱太过不平凡,无私,甚至是沉重,这样的经历无论是放在任何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心里都是一种不能承受的重量,在两个女孩心中,展博早已经是他们的”老公”。最后的七年,展博一直在犹豫,他不敢做决定,这般沉重的爱压得他不敢做决定,但是我觉得在他心中始终只有一个答案,当他一个人回香港时,在飞机上缓缓从钱夹的家人合照后年取出那一张珍藏的黄色照片的时候,这个画面早已经定格在展博的心中。

伴随着丁蟹彻底打破的平衡,两家人都被迫卷入对立阵营,他们同样并不好说有绝对的好坏。

这个选择令一些人不能接受,但是从全剧的细节来看,编剧处理得合情合理,当阮梅和纪文在台湾找到展博的时候,纪文看到展博像发疯一样赚钱买股票的时候火冒三丈而阮梅却心平气和地坐下帮忙,在阮梅心里她知道展博对于股票就像蜜蜂和刺,她看到的不是发疯一样的展博而是向上的展博,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意相通,这个时候两个女生的差异与其说是人设性格的差异不如说是天生阶级的差异,阮梅是一个家庭普通的传统女性,她的成长环境和展博更类似,而纪文则生长在一个畸形却衣食无忧的环境下,许多东西她是体会不到的,在这一刻连她自己都猛的醒悟,独自驾车离去,我想展博在这个时候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案,于是他对阮梅说他要娶她,最后那神奇的八个戒指也在这个时候诞生了第一颗。龙纪文这个角色设置得非常特殊,他是龙成邦的女儿,这在展博心中就像一根刺,纪文在展博家被灭门前还跟展博承诺过周济生会保护他们家却又在后面反悔,这些都是很难解释的事情,也是左右情感的细微因素。在最后一集,不管纪文是考虑小犹太活不久的原因还是真的已经对展博没有了感觉,当她说出对展博已经没有了感觉这句话后剧情也已经自然发展到了因为方展博间接害死龙成邦的程度,也就是从一开始龙纪文这个特殊的人设就注定不会和展博在一起。

图片 4

最后,小犹太在他的怀里静静地走了,手里的红丝巾被风吹远,红河谷的歌声回荡在山前,展博一直深情地抱着这个一直在他最困难最痛苦时候支持自己的深爱着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