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什么都可以叫做电影的!

      《烈日灼心》,灼的是情,煎熬的是良知。
       三位男神的演技,带着观众入戏,紧张,推理,大笑,惊呼,释放,懊恼。
      片头的大雨,急促惶恐,像是极力洗刷背负的枷锁。因为内心良善,多年来一直是,做协警的拼命,当的哥的做好事,装疯卖傻的带孩子。
    因为解脱吧,片尾大雨才如此放肆宣泄,对情的归属,对爱的托付,对未来的希望。
    真的良善,努力赎罪,勇于承担。而,最后,站出来解释一切的小角色,对于行凶后的无所谓,对于生命的蔑视,才是真正的恶。他的最终出现,也许不为反转,只在说一句老话“举头三尺有神明”。

烈日灼心,确实挺灼心的,看的时候,在法与情间纠结。杀人犯,自然要被依法处置,可看到他们为了一个女孩那么努力、拼命,又希望法律能对他们网开一面。可是,错了就是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以后不管有多少的对都纠正不过来了。人生如棋,一招出错,满盘皆输。

周迅曾这样评价曹保平导演:演员去经历曹保平导演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戏里的演员都是会演戏的,但是他不要,他就是要把你抠死,逼到墙角,在你全懂的情况下再帮你往下挖两层,他会帮你往下想两层。

特别喜欢伊队对辛小丰说他很喜欢法律的那段话,是啊,法律是客观、公正的,是怎样就怎样。不管你有多好,它都能限制你不能恶到没边儿。那么,先作恶再尽力弥补呢?答案是一样的,不管你今后有多好,都不能减轻你的恶。

如果你之前惊异于邓超、段奕宏、郭涛三个人同时获得上海电影节影帝时,在看完本片的一霎那,你就会知晓答案。邓超演过很多“好玩”的电影,是个好玩的人,却难得一次在演技上真正突破自我,总给人留下这个人很火、很有趣、却只能这样活在我们的眼界里的印象。这次曹保平把邓超、邓超也把自己逼到绝境,将老鼠躲猫这个游戏展现得淋漓尽致。

如开始陈对辛小丰说的“我们三个都因你毁了”,没错,那件事发生了就无可挽回了。其实,他们三个也不算是穷凶极恶之人,但也不算是极其良善之人。可不可以说他们自制力不够?可不可以说他们运气差?他们如此不幸地找了个穷凶极恶的人做帮手,把他们带进沟,毁了一生。最后那个反转,我觉得有一点多余,他们的好,在影片中已经大篇幅地表现了。如果说要表现他们本来就是善的,也没有什么说服力,如果没有辛小丰强奸那女孩的事,也许这起凶杀案就不会发生,顶多是辛小丰一人入狱,如果,他们没有起杀心,或者他们在那个犯了多起大案对女孩的父母和姥爷姥姥下手时,阻止了,也许也不会发生这样的凶杀大案。所以,他们为了自保,在那一刻,他们是有恶念的。

他贡献了本片之前传言的所有具有争议性话题的表演,譬如和吕颂贤饰演的台湾设计师搞同性恋,譬如用表情带领观众感受注射死刑的濒死体验,在人性的挣扎里为了挽救一点点良善,而在精神轮回的深渊中与自我缠斗不息。

Leave a Comment.